Logic
向着梦想进发
Logic's Blog

【团队VP】2023 广东省赛

5 题铜尾。开题开的非常难受。的确,比赛也真的和状态有很大关系,有一些不确定性的存在。不过铜牌保卫战还是打赢了,最后 D 题贪心我用 3h 对拍调试过了这道题(+7 WA)。然后队友开 C 题也是一直 WA(+10),最后据本人说是开了 unsigned long long 才过的。下午 VP 从两点半达到六点半,另一个队友全程都在调 D 题,还是一直 WA(快破防了)。然后看了一眼当时比赛的榜,大概 rank 130 左右。

而且这把我还开错题了,一直感觉 L 题好像一个最小生成树的变体,只需要维护两种边权,然后维护最优解就好。但是一开始我用 Kruskal 做发现维护非常困难,然后又换成 prim 写,然后就过了 90 min,发现榜上一个队都没有过 M 题(最后 GYM 上也就 3 个队过,现场没有队伍过),然后才幡然醒悟。但是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。

(不过 ping 真的好强,如果按照正式比赛的 5h 来算,六点半离结束还有 1h,然后在吃完饭之后的 七点半他就把 M 那道计算几何过了%%%

A

签到,其实我完全可以更快得写出更好的代码的,但是毕竟 VP 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,最后还是不能放开手脚,然后就打了这个可以过但是不是非常 pretty 的代码。

C

贪心,ping 一开始误判成 DP 了,然后贪心又被卡精度,开了 unsigned 才过。这场罚时从此处开始爆炸。然而此时,John 艰难开 D 题,而我在开最难的题目。。。

K

卡 L 之后和队友简单交流一下就发现 L 很不好开,于是就开始做 K,因为这题看上去非常模拟。但是实际上当时还是没有底,因为虽然数据很小,但是还是不清楚复杂度到底是不是需要剪枝,好在这题根本没打算卡我,最后非常顺利的过了。

其实我感觉 K 还是比较简单的,但是 K 过的人居然比 D 要少,是我没想到的。这题其实就是一个模拟 + BFS。其实非常好写(也许是题面太长的原因吗?)。

I

我切完 K 之后,ping 在切 I 题。结束之后看了一眼题解,std 是二分做法,而我队友给的是贪心做法,这里不得不 %%% 了。

D

万恶之源,我和队友(John)打对拍一直调了 3h 才过的题。其实一开始我的思路就是对的,但是就是细节出问题,不是这里出问题,就是哪里少考虑。赛时还发现 std 的优先队列是大根堆还是小根堆我都一直没搞清楚。

self:

John:

考场上写的对拍:

BF:

对拍:

M

计算几何,没想到 ping 切了这道题。

赞赏
# #
首页      coding      【团队VP】2023 广东省赛

发表回复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Logic's Blog

【团队VP】2023 广东省赛
5 题铜尾。开题开的非常难受。的确,比赛也真的和状态有很大关系,有一些不确定性的存在。不过铜牌保卫战还是打赢了,最后 D 题贪心我用 3h 对拍调试过了这道题(+7 WA)。然后队友开 C …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4-05-10